家风家训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家风家训 > 正文
退出宽屏
种粮大户糜学江:家常聚餐也从简 传承惜粮好家风
来源:桐乡市文明办 责任编辑:陈园 时间:2020-09-28 15:38:45

  糜学江是屠甸一位有名的种粮大户,600多亩田地均由他打理。每到秋收时分,从村里纵横的路边开过,都能看到连片的稻田,那些金灿灿风景都出自糜学江之手。按理说,这样的一位种粮大户,生活早已不愁吃穿,但在糜学江这样不愁吃穿的种粮大户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出现过“浪费”的字眼。正如《悯农》这首古诗中所描绘的场景一样,在糜学江心中,他就是诗中弯腰辛苦劳作、汗如雨下的农民。所以,他既是不愁吃穿的种粮大户,也是一个爱“计较”人。

  不“体面”的泛白皮带

  在糜学江女儿眼里,父亲一直在用一条颜色泛白的皮带。这根泛白的皮带,是父亲七、八年前用20、30元买的,还是根假皮皮带。用得时间太久,早已没了本来的颜色,旧皮带身上的褶子和老糜脸上的褶子一样深刻,都是饱经风霜的模样。

  仿佛像对待老战友般,糜学江一直不舍得与这根不“体面”的皮带分开。女儿忍无可忍,专程给老糜买了一根真皮皮带,糜学江也不舍得将旧皮带扔掉。尽管女儿经常念叨着,让父亲早点把这根不值钱的老皮带换掉,并反复对老糜强调,新皮带也只要150多元,糜学江却“敷衍了事”,常常“打马虎眼”打算“蒙混过关”:

  这不挺好的嘛,坏了再换。

  种粮大户的“执着”

  今年,糜学江受邀为屠甸镇年轻干部授课,讲述插秧之道。已经用机器耕作多年的老糜,插秧的手艺仍没有退休,头戴草帽,撸起袖子,高挽裤脚,光脚趟入田里,讲起课来头头是道:“插秧不能插得太深,苗会长不出来;也不能太浅,苗会浮上来无法成活”。讲起老本行,老糜动力十足,“蹲好马步,目测间距,左手分秧,右手插禾!”从事耕种事业已有十八年的老糜,对待田里的种种都格外深情,因为他知道,每一粒大米从田间地头,再到千家万户的餐桌,十分不易。

  每到秋收时节,收割机割过的稻田里偶尔会有零星的稻头散落,糜学江会亲自把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稻头收集起来;有时候太忙,他就会专门雇人去捡。总有人问他,一斤米的价格本来就低,加上额外雇人捡稻头的人工费,成本又增加了,这样是否值得?老糜却笑了:

  一亩田的稻头可能不会很多,但我600多亩的稻头加起来也就不少了。辛苦种出来的粮食,不能就这样浪费喽!

  每一餐饭都要“讲究”

  每逢过节,都是中国家庭欢聚一堂的日子。大家都说,一家人能聚在一起、人都到齐的次数也不多,不仅要好好吃上一顿,更要吃得体体面面。但在老糜家的饭桌上,哪怕是八口人的一顿饭也只是四菜一汤。不仅菜的数量少,菜的分量更是由老糜亲自把控,米下几碗,虾买几两,肉是几斤,都在老糜心中好好计算过。

  在外人看来,老糜对家里人“太不客气”,但是老糜家里人却早已习惯,也成了家里不成文的“规矩”——菜不在多,够吃就好,不能浪费。老糜说,我种了十几年的田,知道种田的不容易。老糜给孩子们盛饭,一定会问问孩子们,这个量能不能吃完,要吃光、不留饭粒;没事的时候,老糜也会带着孩子们在田埂上散步,告诉他们需要多少的功夫才能将大米种出来。孩子们也在每一餐饭的“讲究”中,逐渐懂得,逐渐将老糜的“讲究”传承下来。

操作选项

字体大小

宽屏阅读

打印文本

分享